投射者 Projector

世界上百分之二十一的人是投射者Projector。

若與其他類型比起來,顯示者想發揮影響力,改變這個世界,生產者們渴望了解自己,發揮所長,建造這個世界,而投射者全然不同,他們此生並非來工作,根本也不需要建造些什麼。投射者天生有種溫和體貼的氣質,一生中追求的終極目標是成功,他們對成功的定義也很特別,他們認為,成功就是協助更多人獲得成功,對他們而言,若自己可以全然盡情去享受生活,就是投射者認為最理想的境界。

他們的天生焦點在外,將目光投射在周圍每個人身上,不由自主將自己放在後頭,也就因為如此,他們能夠深深瞭解每個人的特性,也能知曉對方當下的狀態。投射者很聰明,也有布局的能力,適合管理與協調,樂意幫助大家,熱心協助每個生產者回到其應當運作的軌道上,讓一切運作得更省力也更順暢。不幸的是,這世界大多數的生產者宛如刁民,並不見得都準備好要接納投射者的建議,雖說事情運行到最後,往往會證明投射者從頭到尾都是對的,但是顯示者不想被管,大部分的生產者又通常懶得聽,不想聽,又或是聽不懂,雖然投射者所提出的先知灼見很珍貴,卻通常被視為不合時宜,最後人人橫衝直撞,弄得頭破血流,一回過頭已是百年身,這才真正看得見投射者的好,這也就是為什麼,投射者常常覺得自己不被瞭解,感覺很苦悶。

因此,投射者的人生策略是,等待被邀請。

在這裡所說的等待被邀請,指的是人生中關鍵的決定,像是愛情與婚姻,工作與事業,居住地點與人脈的連結,所以,這並非指平常日常的諸多瑣事,都得事事被邀請,而是指人生中重要的決定,當邀請尚未發生之前,請投射者做自己真心喜愛的事情,保持愉快,那麼對的邀請終究會到來。

就像諸葛亮要劉備三顧茅廬之後,鄭重被邀請出來,才能統帥領兵。正確的邀請代表著,有人認得投射者的才能,當邀請出現的時候,代表對的時機來臨了,而四周這群吵雜喧鬧的眾多生產者,已經準備好要聆聽(或者他們終於進化到可以聽得懂你的話語),不然即使投射者再怎麼用力努力,認真試圖主動發起,遇到阻力終究要妥協,最後只會讓人更苦澀更易怒,最後弄得自己精疲力竭,而大家也看不見投射者的才能,無法感受到投射者卓越的領導能力。

幾乎每一次,當我告訴剛開始認識人類圖的投射者:你們的人生策略要等待被邀請。他們的臉上,通常會出現一種既困惑又恍然大悟的神情,一副「啊,原來是如此呀,難怪!」,接著當他們聽見自己生來不是來工作時,會出現一種不可置信,卻又像是終於解脫了的放鬆感。

「我從小就會想著,人為什麼要工作啊?」不只一次,不同的投射者們,在我面前紛紛說出自己底層真正的心聲,「但是,如果說出自己不想工作,周圍所有人都會覺得你超怪,覺得這個人怎麼這麼懶惰啊,一個人活著,怎麼會不想工作不事生產呢?」

身為生產者的我,並不能全然體驗投射者的心情,這是一個生產者的世界,覺得人生來理所當然要工作的人,就占了七成之多,相對來說,投射者的族群畢竟是少數,在不斷與他們聊天談話裡,我試圖以知識的角度理解,這世界上有一群人並不是生產者,投射者追求的是一種他們想要的生活型態,以協助與支持別人的角度出發,以自己選擇的方式來享受生活,由於身處在這個充滿著生產者的世界裡,如果不理解自己的設計,並且受到家庭社會的制約,長久以來,投射者們真的很容易自責,而不斷不斷強迫自己偽裝成更瘋狂努力的生產者,這也就是為什麼這世界上,有很多很多很多沒有活出自己的投射者,反而矯枉過正像是不知節制的工作狂,過度工作的結果,這原本就不是設計來建造世界的投射者身體,很容易變得過勞,長期過勞的結果,身體必然會發出警訊,導致生病。

說到底,投射者看待生命與世界的角度,與生產者比較起來截然不同,舉例來說,生產者天生有股源源不絕的動力,他們想要工作,想要執行,就像勇健的賽馬一樣,馬力充沛,而投射者並不是賽馬,他們是騎師,騎師騎在賽馬的馬背上,懂得策略,懂得運籌,能協助賽馬更有效更快速地飛馳到點。

如果賽馬與騎師好好合作,到最後大家都可以盡其所能,輕鬆到達終點,達成目標。只是現實的狀況是,每匹賽馬不見得準備好或樂意讓騎師跨上來指導一番,如果賽馬不肯,就如同投射者的才能還沒被賞識,若沒有等待被邀請,就自以為好意地主動發起,那麼,很快地,脾氣變得暴戾的賽馬,就如同感覺到沒有得到尊重的生產者,將快速地將騎師摔下馬,自行揚長而去。故事進展到這裡,內心感覺萬分委屈的騎師摔得滿臉灰,苦澀萬分,而目標還是在前方,這可憐的騎師只好把自己當成一匹賽馬,逼自己得用力用力再用力奔跑著,不需要多久,人到底是跑不過馬,很快累死在路邊。

每次我講這個例子的時候,投射者們總會忍不住哈哈大笑,在他們的笑容裡又默默夾帶著難以言喻的苦澀,這個故事或許過度簡化,卻明顯地道出了他們人生的困局。明明是好意,卻不見得被珍惜,明明是很好的意見,卻不見得會被聽見,也不一定可以被接納,然後如果忍不住勉勵自己像個顯示者去發起,又或者用力要像個生產者去執行,沒多久又覺得疲累不堪,力不從心。

「如果沒有邀請怎麼辦?難道我就這樣天荒地老地等待下去嗎?」他們為此憂愁不已。「如果不主動不發起不講出來,不就更沒有人會看見我,那邀請又從何而來呢?」

「花盛放,蜜蜂自來。」

這道理說來簡單,願意投降卻很難。因為邀請並不會憑空發生的,在邀請尚未出現時,請做自己真心喜愛的事,因為當投射者從事自己真心喜愛的事情時,噯噯內含光,久久自芬芳,自然而然就會吸引對的人來到你身邊,認出你的才能,莫強求,而對的邀請自然而然會發生

簡而言之,身為投射者要像諸葛亮一般,放下擔憂,苦悶與愁苦,享受自己真心喜愛的事情,靜心等待被邀請,如此一來,才能真正被看見,被賞識,被珍惜。

------------
以上內容取自 Joyce Huang / 「回到你的內在權威」

更多關於人類圖的說明與相關內容,歡迎閱讀本事文化出版。「回到你的內在權威」這本書,書中會有更多深入淺出與有趣的範的說明,讓你輕鬆了解人類圖!!!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