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陷夜中環】「我鍾意男上女下。」(葉朗程)

又一遍唔share對唔住作者的文章

尢其是最後一句… 你懂的。 = =+


 

咸豐年前,黎明曾經拍過一部電影叫《一見鍾情》,講述他是美國矽谷的科網才俊。黎明創辦的公司一度周轉不靈,飾演黎明得力助手的葛民輝找來靚女周嘉玲協助融資。

其中一幕,大概是周嘉玲想入股黎明公司,並要成為最大股東及擁有最高話事權,即是要「騎住」黎明。幾個人圍着長長的會議枱,一起商討是次計劃的可行性,黎明和周嘉玲分別坐在會議枱的兩端。

會議進行期間,黎明擺出一副臭臉,更把雙腳翹在枱上,展示出大班姿態,肢體語言完全說明他不歡迎周嘉玲的入股計劃。周嘉玲對黎明的無禮行為裝作視而不見,繼續發言,然後就聽見黎明從坐位上喃喃吐出一句英文粗口,意思是「廢話」。周嘉玲先是愕然,再問:「Excuse me?」

高大的黎明站起來,緩緩地繞過長長的會議枱,走到周嘉玲旁邊,然後微微彎身,貼近周嘉玲的耳珠,用一把磁性的聲音說:「我頭先係話:廢話。我鍾意男上女下。」型爆,我都鍾意男上女下。

今時今日的中環,女中豪傑太多,男上女下的情況買少見少。女人越嚟越叻,或者應該咁講,女人一向都好叻,只係以前冇好似今日咁多嘅機會畀佢哋發揮。現在你隨手找來一些大deal作參考,也不難發現牽頭者都是女人,這個情況在法律界尤其明顯。嗰啲個名講出嚟大到嚇死你嘅law firm,上緊位嘅senior associates或者已上位嘅partners,都不知有幾多都係女人。

葉朗程呢一行又點?腳踏三吋高跟鞋,左手挽着32厘米的Kelly包包,右手拿着iPhone,拇指按着螢幕將那份proposal放大再縮細,腦海重溫着昨晚凌晨三時才修改的資產分配建議,口中念念有詞準備着之後的開場白,烈日當空由國金二期走到長江中心依然臉不紅氣不喘。臨走入長江中心,經過一面反光鏡,也不忘神態自若的往鏡裏一照,撥弄一下肩上的秀髮再繼續昂首闊步。Ladies and gentlemen,她,就是我的老闆。

開會之前,櫻桃小嘴呷一口礦泉水,演講模式隨即啟動,全程以流利的British English列出整個計劃的重點,近至短期財務需要、中期資產分配,遠至長期的遺產繼承事宜。無論是個人的稅務安排,還是企業層面的併購,她都有恰如其份的見解,在商界身經萬戰的泰國華僑客戶聽得津津有味,他一路在點頭、點頭、再點頭。待他點完第68次頭之後,我和老闆終於離開。

要老闆親自出馬,搞到葉朗程都只能做個「傍友」,客戶當然來頭不少。「How did I do?」她在步出長江中心之時問我。Couldn’t be better,我老實回答。「我覺得頭先講education fund嗰陣,可以喺tax planning個direction講多少少。」佢唔係話緊佢自己,佢係話緊我,話我可以講多少少,即係話我講得唔夠多。

正當我想回答之際,老闆的電話響起來。從對話內容判斷,我大概猜到是誰。「我昨天晚上已經看過,他這個形象挺新鮮的,廣告肯定會很受歡迎。」老闆以流利的普通話說着,是台灣口音那種普通話。視乎對象而定,要她用北京腔也可以,上海話也懂,德文跟英文一樣流利,絕對承認她是語言天才。電話裏頭應該是Z媽媽,她的兒子是瘋魔亞洲的天王巨星,也是我們的客戶。

「沒有沒有,千萬別客氣,謝謝你和Z先生一路以來的信任。」通話結束。「Sorry Marcus,頭先講到邊度?」頭先講到後日喺 New York開會個agenda,我故意誤導她。「你當我老人癡呆?我哋頭先講緊啱啱個trust fund嘅tax planning。」女人的記性,是她們最大的優點和缺點。咁你又問我?我大笑兩聲掩飾。跟這個老闆共事四年,最近一年的關係變得亦師亦友。

回公司的路上,她跟我一起檢討剛才開會的過程,我沿途認真聽着,不過部份意見實在不敢苟同。挑通眼眉的老闆大概看得出我臉上一點的「唔順氣」,於是說:「上位上得太快,係要有人間中挫吓你啲銳氣先得嘅,咁樣成長會健康啲。」

如果老闆知道我是葉朗程,她該會知道每星期當我出文的時候,就會有一大堆阿豬阿狗三姑六叔排住隊挫我「銳氣」。寫呢樣又要抦,寫嗰樣又要抦,呢班人真係好搞笑,每個星期鬧,但又每個星期睇。鬧得最狠嗰啲,分分鐘係每個星期追我啲文追得最貼嗰啲。

「我上位唔快,就算係快,都係你lead得好啫。」我誠懇地說,是真心話。老闆一直走在我的左邊,每次一起走路的時候,她都走在我左邊。直覺告訴我,她認為自己右邊面最靚。實情是,老闆的正面最靚。做得私人銀行,尤其是做前線的,通常無醜婦。「你咁掂,都唔知可以lead到你幾時,你應該就嚟可以願望成真㗎啦。」

唔明,願望成真?「爬我頭囉,你鍾意男上女下嘛。」突然感覺到一股熱力由丹田直奔大腦,耳朵發燙,沒有深究是誰出賣我,因為我實在對太多人發表過太多次「男上女下」的偉論。「講吓啫,happy hour飲多兩杯,乜嘢都攞嚟講吓嘛。」極度驚慌,語無倫次,雖然我知道老闆其實唔係好介意。「唔使驚喎,如果你唔係咁諗,我就真係睇唔起你啦,男人有大志is a must right?」

如果全香港嘅女上司都可以好似我老闆咁大方,女上男下也可以是一件樂事。女人做事條理分明,觀察入微,做佢哋下屬,可以行少好多冤枉路,慳番好多力。Yes,如果個女人識得lead嘅話,女上男下,真係慳番好多力,你懂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