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一冰:对手都认为我是第一 与何雯娜难做知己

本屆奧運體操落幕了… 當很多人在讚嘆德國阮氏之靚仔時..

AK最支持的是陳一冰… 他的吊環真的質素很高.. !!

=================================================================

北京时间8月6日 第三十届奥运会在英国伦敦展开第十个比赛日的角逐。在男子吊环决赛中,中国名将陈一冰以15.80分摘得银牌,意大利老将莫兰迪以15.75分收获铜牌,巴西人纳巴雷特-扎内蒂以15.90分收获金牌。比赛结束以后,英国BBC主持人用“完美”形容陈一冰的表现。尽管与金牌擦肩而过没能完成卫冕,但是陈一冰站在领奖台上的笑容已经征服了全世界。

“我觉得自己已经发挥到最好了,单纯从动作角度来讲不遗憾,但是对于自己的目标和体育生涯多少有点遗憾。”陈一冰说,“虽然说心情肯定不好受,因为我比谁都想要那块金牌,训练和所有付出都是为了给自己一个完美的结果,但是既然得分已经出来了,我也觉得没有什么可想的,不再去争什么。”

陈一冰在比赛中的表现堪称完美,特别是钉子般的落地,反而是金牌得主巴西选手落地有一点瑕疵。赛后,裁判再一次成为伦敦奥运的焦点。“公不公平倒没想太多,因为首先我从来没有输给过他,也没想过会拿第二,所以当我稳稳落地的时候,觉得应该80%吧,已经很有把握了。当我看到最后一个运动员往后迈了一小步,觉得这块金牌应该拿下了。但是得分打出来是第二的时候,有一些失落,脑子一片空白,真没想过是这个结果。但是我只停留了一会,我觉得应该去祝贺夺冠的运动员。”

陈一冰始终不愿评论裁判的打分。“作为运动员,我的职责就是把训练的内容发挥出来,至于裁判,我没有任何权力去改变什么。尤其是当结果宣布完后,黄导、中心主任、队友都竖起大拇指,包括我父母,他们也是一直向我竖大拇指。这就够了,在他们心里得到肯定就可以了。”

“包括我去尿检和新闻发布会的时候,俄罗斯、乌克兰和意大利的选手,都表示惋惜和祝贺。当他们祝贺我的时候说你是第一,我已经心满意足了。”

虽然没能完成奥运吊环两连冠,但是此前男团在滕海滨意外退赛的情况下成功卫冕,作为队长,陈一冰功不可没。“当时海滨受伤后压力是会更大一些,他是我们的绝对主力,而且他的几项也是高分项目。海滨经历过04年奥运低谷,08年错过奥运,经验丰富,这让他在逆境时会给我们很大帮助。他的因伤退出让我们非常惋惜、非常难过。实力上的受挫,让大家抱着更加必胜的心态,因为已经是最糟糕状态了,所以大家在决赛时更加放得开。”

临时顶替滕海滨的郭伟阳在男团预赛中表现欠佳,然而决赛中他却顶住压力,为这块金牌做出不小的贡献。陈一冰谈到郭伟阳,用了“神奇”二字。“其实挺神奇的,因为预赛表现不好,黄导专门让我找他聊聊。我跟他说咱们苦了四年,我都敢跟你再比一场,你有什么放不开的,拿不到金牌对我遗憾更大,虽然你也付出,但是可能幸运更大些,所以你行不行就这一场。但是我们几个都非常非常努力,我们都愿意跟你再比一把。结果他决赛时放下包袱,表现非常出色,大家也都很开心。”

对于前女友蹦床选手何雯娜,陈一冰称二人一直有短信。在蹦床比赛结束后,何雯娜就曾发短信给陈一冰说自己很难过,陈一冰还去安慰她。“因为我们都是体操中心的,所以他们比赛我也有看,第一时间知道了结果。她给我发信息的时候我说我看了,比较可惜。她说她很难过想哭,我说作为运动员我理解这种心情。”

在吊环比赛结束后,何雯娜又给陈一冰发了短信,称赞其表现出色,还是那么棒。对于二人一直以来的感情,陈一冰说,“曾经都是很认真的付出过,即便性格不合,分手以后还是可以做朋友的。”尽管还保持联系,但是陈一冰并不认为他与何雯娜能成为所谓的红颜知己。“这个不太会。”

尽管对自己的表现非常满意,但是陈一冰也承认,奖牌是银色而非金色让自己非常遗憾。“其实一直想哭,只是没哭出来。我特别渴望那块金牌,虽然曾经拿到过,但是我是个完美主义者。得知自己第二的时候确实难过。”陈一冰说,“我只是觉得拿到奖牌时是银色的,因为我更想能够升起五星红旗、奏响国歌,而事实却都不一样,觉得挺失落的。

属于陈一冰的奥运之旅已经结束,对于奥运之后的事儿,他自有打算。“先休息,然后回去做半月板手术,现在走时间长还会有一些肿、积水。”其实这个伤病对陈一冰多少有一定影响,“本来团体赛当中还有跳马、自由操,但因为膝盖没办法承受更需要腿的项目,所以只能勉强做了鞍马和吊环。每天比别人早起用水敷,练一些力量才能保持。刚开始膝盖伸不直,半月板撕裂后软骨会翘起来,要通过练肌肉让它伸直,没想到练体操要进手术室。”

结束了与何雯娜的恋情,陈一冰暂时还没女朋友。“谈恋爱讲究缘分吧。现在就想休息、做手术,陪爸妈旅游,然后去北师大完成运动心理学研究生课程。还想养一条狗,大狗,阿拉斯加那种。因为那么多年在队里特别喜欢狗,可惜没有时间养。”

谈到接下来的体操理想,拿过奥运、世锦赛大大小小无数冠军的陈一冰说,还差个全运会。“现在的人生目标肯定是明年的全运会。因为体育生涯里没有拿过全运会冠军,希望能够代表天津市拿块金牌。”

由于年龄也比较大,陈一冰总会被问及是否有过退役打算。“想过退役,但是暂时实现不了。虽然说冯喆、张成龙都是新一代潜力股,参加过世锦赛、奥运会的老将,但是再往后小运动员一次大赛还没经历过。我希望自己在队里能够把这种精神、体操最好的传统,能够跟他们讲一讲,直到觉得该退役了。我退役那一天肯定是中国体操更加辉煌的那一天,更多新人冒尖,我会安心退役。”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