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骨灰飞撒的四个地方

周恩来生前曾说过:“人生来是为人民服务的。生前的工作、劳动是为人民服务,死后火化撒掉骨灰,落在水里的可以喂鱼虾,落在地上的,可以作为植物的肥料,还在继续为人民服务。只有这样,人类才是生生不灭的。”

中国总理周恩来 1976年1月8日去世,尸体火化后,骨灰没有保留,而是撒向了中国的山水之间。后来的中共领导人邓小平逝世后,骨灰也是撒到大海上。周恩来研究专家秦九凤曾数十次采访过参与撒周恩来骨灰的四个人中的三个,知道很多内幕。

担心民众搜集周恩来骨灰

周恩来夫人邓颖超在丈夫逝世当天,即向中共中央提出了周恩来生前的最后一个请求:骨灰不保留,要撒掉。

三天后,邓颖超把周恩来生前副卫士长张树迎和周恩来生前贴身卫士高振普叫到她的办公室,说:“恩来不保留骨灰的请求,党中央已经批准。今天叫你们来,就是要研究一下,把他的骨灰撒在什么地方。”

邓颖超表示,目前的条件已不允许自己亲自去做了,因为天气太冷,自己年岁又大了。邓颖超说:“你们是跟随恩来工作多年的人,他的最后一个请求已得到中央批准,就由你们二人执行撒骨灰的任务。这也是你俩为恩来同志做的最后一件事。”

张树迎、高振普和邓颖超的秘书赵炜三个人先后到北京的玉泉山、京密引水渠等几个地方察看。1月的北京,天寒地冻,没有选择到一个合适地点。而且当时周恩来在中国民众当中的声望很高,周恩来逝世后,大批民众不顾阻挠自发纪念他,若他的骨灰陆地上,民众就会想方设法去搜集一点留作纪念。

中共中央最后决定派飞机去撒,并由国务院副秘书长罗青长、中组部部长郭玉峰、张树迎和高振普四个人去执行撒骨灰的任务。撒的地点也是根据周恩来生前遗愿由中央同意的。

骨灰中有裤扣和金属钮扣

周恩来追悼大会1月15日下午结束后,邓颖超领着张树迎等西花厅工作人员,以及罗青长、郭玉峰等人走进人民大会堂西大厅。周恩来的骨灰地放在那里,上面覆盖着鲜红的中国共产党党旗。周恩来的遗体火化后,先前准备好的骨灰盒装不下他的全部骨灰,不得不临时从八宝山找来一只较大点儿的空花瓶,将周恩来火化后的裤扣、金属钮扣等遗物和部分骨灰装到这只花瓶里。

默哀完毕后,邓颖超趋前打开骨灰盒,双手抚摸着骨灰说道:“恩来,你的愿望就要实现了,你安息吧!”在场的人发出一片哭声。

1月15日晚上7点半左右,张树迎从邓颖超手中接过了骨灰盒。为避开民众,他们通过人民大会堂的地下通道,坐上当年斯大林赠送给周恩来的苏制灰色吉姆车。邓颖超由她的秘书及保健人员等陪同,乘坐另一辆车紧随其后离开人民大会堂,利用夜色的掩护向东驶去。晚8时许,他们一行来到北京东郊的通县机场,一架原用于撒农药的苏制安-2型小飞机停放在那里。

第一把骨灰:北京

邓颖超没有登机,由身边工作人员搀扶着,挥手向丈夫作最后一次告别。

飞机平稳起飞后,在北京上空撒下了第一把骨灰。

北京是中国的首都,周恩来1918年夏天留学日本回国度假,就在北京与父亲一起生活。一年之后,周恩来在五四运动中数度在京、津之间往返,曾到北京总统府前请愿。中共建政后,周恩来担任总理27年,大部分时间生活在北京。

第二把骨灰:密云水库

周恩来的第二把骨灰撒在密云水库上空。

周恩来在建设密云水库一事上花费了巨大的心血。周恩来生前曾说过这样的话:“我一生就关心两件事:一个上天(指两弹一星及航天飞行等),一个水利。”中共1949年建政并定都北京,但当时北京严重缺水,周恩来先后主持有关方面修建了官厅水库、十三陵水库、怀柔水库和密云水库。在这几座水库中,密云水库的规模是比较大的,周恩来花费的精力也是比较多的。1958年6月26日,周恩来曾视察密云县,为密云水库勘选坝址。

在施工的关键时刻,周恩来总要亲赴现场了解情况,就地指导施工。他公务多,遇有实在不能到场的情况,便派人或者用电话询问施工进展和需要解决的问题。周恩来在一次水库工地座谈会上说:“这座水库坐落在北京东北,居高临下,就如同放在首都人民头上的一盆水,一旦盆子倒了或者漏了,洒出大量的水来,北京人民的衣服都要被打湿的。”

第三把骨灰:海河入海口

周恩来的第三把骨灰撒在了天津海河入海口。

周恩来1913年春随四伯父从沈阳来到天津,并于那年考入南开学校。他组织了青年革命团体觉悟社,曾因投身五 四 运 动遭 坐 牢 达半年之久。在天津,周恩来结识了许多后来的亲密战友,包括妻子邓颖超。

在天津,还发生过一件让周恩来终生难忘、很少有人知道的事。1928年12月,为了解决中共顺直省委领导人之 间的矛盾 问题,周恩来以中央特派巡视员的身 份,化装成商人 模样潜往 顺直省委所 在地 天津。在一次 集 会时,军警包围了会 场,但以为那是一 部分青年 过 激 分 子 组 织的 会议,于是令他们写信给亲属将他们 保领 回去,然后再从剩下的没人认领的人 中查 出共 产党的要 人。

周恩来 写了信给三伯父周贻谦。周贻 谦的妻弟钱能训曾担任过北 洋政府的交通总长和代国务总理,周贻谦也曾在他的荫庇下 担任过铁 岭税捐局 局长、天津 长芦盐运司榷运科 科长等职。周贻谦接 信后色,立 即赶往周 恩来出 事的地点。

周贻谦担心十几年未见面,当年稚气 未脱的孩子早已长成大人了,见面未必能一眼认出来,可能引发麻烦。他决定写一 字幅放置于车前,但如果写“接周恩来”,无疑是把他送 入虎 口。写“接侄儿”又怕不能引起周恩来的注意。临提笔时,周贻谦写下了“接周大鸾”。

车一到 会 场 门口,周 恩来看到自己 乳 名就 喊道:“三伯,三伯,我爸叫我来 给您 拜寿,可我被一个朋友拉来听一个什么会议。”军警们一见是周贻谦出面,而且伯侄之间 彼此熟悉 ,亲 密无间,只好 放人。

最后一把骨灰:黄河入海口

周恩来的最后一把骨灰撒在了山东滨州的黄河入海口。

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进现代多数革命者落难之时都会以思念黄河作为寄托,骨灰撒在那里有很明显的象征意义。周恩来作为中国总理二十几年,对国家与民族的情怀当不是一般人所能及的。周恩来落难之时曾多次表达过他对母亲的怀念。在天津坐牢期间写下的《念娘文》(该文现已失传),留学日本时记下的念娘日记,充满对生他抚育他成长的母亲的感激之情。

周恩来的贴身卫士韩福裕1991年10月25日对秦九凤说,周恩来生前曾说过:“人生来是为人民服务的。生前的工作、劳动是为人民服务,死后火化撒掉骨灰,落在水里的可以喂鱼虾,落在地上的,可以作为植物的肥料,还在继续为人民服务。只有这样,人类才是生生不灭的。”

而秦九凤 1997年在采访周恩来最后召见的一位部长罗青长时,罗青长说:“周总理的骨灰撒到黄河入海口,还有另外的一层含意,那就是他想通过海水把他的骨灰带到台湾去。周恩来一生十分关心台湾同胞,一直祈盼着祖国能早日统一。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