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些大學畢業生的中文

讀完更明白自己中文水平之低…

——————————————————————————————————————–

from Yahoo HK 作者 陳雲 | 三文治 – 2011年7月19日星期二上午12:33

前幾年不時為公營機構做中文閱卷員,也為一些相識的公司老闆評改考生文章和列席面試,物色人才,見識了當今香港的大學畢業生的中文,連帶以前自己在政府和公共機構做事的所見所聞,忍不住手,便陸續寫了些文章,講解中文章法,是為《中文解毒》系列。近日翻查資料,見有些個別例句,未有收入文章的,仍可拿來一談。這些例句都經我幾番錯綜改編,原作人應該無法辨認出來。

一般來說,考生經過中學大學之後,假若教與學俱不得其法,考生的學院式語文‭(‬school language‭)‬應是調教入骨,病入膏肓了。例如考試問題是:行政見習人員應該具備哪些才能?

考生的答案:「行政見習人員是公司將來的管理人才,所以作為行政見習人員應擁有領導才能,為未來管理工作作出出色的貢獻。」

「工作作出」,又是混淆了講話與寫作之別。講話可以在疊字之間停頓,寫作卻要無可避免會因為連讀而費解。這句話用通順中文來寫,是:「行政見習人員須具備(若干)領導才能,可資訓練,將來出任公司骨幹,方可有所貢獻。」

這句話的問題,除了語氣不順之外,還假定人才可以訓練,並假定大機構會招聘庸才然後將之訓練成人才的。寫這種答案的,又竟然以商學院的畢業生居多。商學院能否培養出熟悉商場慣例和人情世故的畢業生,令人懷疑。

另一例句,也是學院式的中文:「只有勇於創新的人才能洞悉前人的過錯,在轉變時刻出現的時候,能夠以最短的時間把它察覺並以適當的策略作回應,是公司成功的重要因素。」

這句話,也忘記了講話與寫作的分別。講話可以在「人」與「才」之間停頓,文句卻不能。「策略作」也是容易誤讀的,不知是「策略作」還是「略作」,「作」字不如刪去。作文要避免「作為」、「作出」這些容易黏附其他語詞而生歧義的弱動詞。虛詞加輔助動詞「才能」是北方白話,用粵語是「先始能夠」(轉音為「先至能夠」),文言是「始可以」‭/‬「方可以」、「始可」‭/‬「方可」(「始」、「方」在古文是相通的),由此轉出「才能夠」‭/‬「才能」的北方白話。我童年聽見老一輩的元朗人講粵語,仍有「始可以」、「先可以」的古老白話,現在一般講「先得」。(按:「先得」是「先始得」的簡短本)

上面考生的文句,轉為通順或文雅的中文,是:「一般人思想怠惰,即使遇到過錯,也是察而不見。只有勇於創新的人,始可以察人之不察,於危機之際,當機立斷,為公司解除困厄,履險如夷。」

寫得上述文句,不論是何科系出身,我都會建議老闆聘用。這種文句,除了文辭優雅、心性平靜之外,也顯示思想清晰和勇於承擔,一看便教老闆喜歡。原例句寫「洞悉前人的過錯」,一副自以為是、不可一世的模樣;修改之後的「察人之不察」,則是精明幹練之外,懷抱恕道。往昔朝廷以文章取士,自有理在焉。


考生應試,時間催逼,便展示十幾年學校教育的「成果」,寫了學院式的中文:「行政見習人員應具備三種特徵:富創意、積極進取和團隊精神。這些特質為成為出色管理人員不可或缺的條件。」這種中文無可厚非,只是此人覺得未受過文學教育或歷史教育,不識得配置詞彙,更不識得敘事。所謂敘事,並不是真要講故事,寫小說,而是將事理始末講出。句法方面,「為成為」,兩個「為」字聲調不同,在口語是可解的,但寫為文字,就難以分辨。

通順中文。可以如是:「行政見習人員須有三種特性:富於創意、勇於承擔和團隊精神。這樣才可以勝任愉快,出類拔萃。」特徵是外在的,要改為內在的特性。不可或缺的條件,就是必須有、必須具備。「富於創意」、「勇於承擔」和「團隊精神」,四字一排,略見韻律。

若是優雅中文,可作如是: 「行政見習人員應是創意充沛、勇於任事和團結盡忠,三者俱備於一身,必可以勝任愉快,出類拔萃。」免除了冒號的標點,「團隊精神」四字,要另加詞語才可以成為動詞或形容詞,與「創意充沛」及「勇於任事」匹配,改為「團結盡忠」,就可以保持四字一詞。遣詞用字,要靈活變通,毋須被「團隊精神」(esprit du corps; team spirit)這個尋常術語困鎖住的。

另一位內地考生,文章如此開首,可以讀出胡錦濤總書記的「科學發展觀」來。要請這種考生為行政見習,難免委屈人才了:

「一名行政見習人員,一定要有相當的內在積極性和勤奮好學的心態,在工作崗位上與不同員工和上司建立良好的合作和私底下朋友的關係,不斷要培養和充實已有的一份領導素養,以便在成為了管理層後能更有效地應用和發揮,帶領團隊和公司走得更遠,做得更成功。」

這位考生,只有心態,而不好學,也將員工與上司區別開來:上司並非員工,正如黨國長官並不是人民。在公司建立關係,勿忘私底下的情誼。至於更有效、更遠和更成功,就像長官演講的結尾,預留了三個「祝願」的拍掌位。

佛教有八正道,以正見、正思維及正語為先。正語來自正思維,要校正上述考生的文辭,先要端正思維,然後才可通達文理:

「行政見習人員必須積極上進、勤奮好學,與公司同仁上下和睦,融洽相處,不斷充實知識,培養領導能力,以便他日晉升為管理層之後,發揮所長,不負公司所託。」


另一求職考試的作文題,是:「課堂學習與生活鍛煉,何種學習模式的效果較佳?」

這題目要求持平辯論,多數人考生都是兩邊討好,打個圓場,很少是兩邊反覆比對之後,擇善固執的。要兩者取一,要有自己的判斷,終身辛勤學習,所為何事?而現代之國民學校,其教育目標為何?何解大學之科系愈開愈多,課程愈弄愈複雜,而都市之生活卻規劃得枯燥乏味,令人無法有所體驗?一小時作答一題,時間寬裕,但大部分考生都不能開闊眼界,都是用小學作文的態度來應付,胡亂比喻或說教一番。也許香港或中國的大學教育,目標正是如此。

一位應徵者用了學院中文寫道:「課堂學習比生活鍛煉好一些。課堂就像溫室保護種子一樣,當種子成長到某一階段,才可接受更多的挑戰。」這位應徵者是讀理科的,到了寫一般議論文章的時候,卻將科學知識丟到九霄雲外。溫室保護的是幼苗,種子是貯存在乾爽的冷藏倉庫裡的。

通順中文這樣寫:「課堂學習比生活鍛煉要好一些。課堂就像溫室保護幼苗一樣,當幼苗成長到某一階段,才可接受更多的挑戰。 」

優雅的中文白話及通暢之說理,可作如此: 「課堂教育未成之前,學子不可貿然投入生活鍛煉,否則易受摧折而憤世嫉俗。正如溫室培育幼苗,悉心呵護,枝葉茁壯,才可以移植野外,承受風雨衝擊,使之堅韌不屈,昂然成長。」既以溫室喻學校教育,就要順理成章,再寫野外與風雨。

One thought on “某些大學畢業生的中文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